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航行 出行

数码

一生悬命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9-05-12
摘要:多年后,我回想拜会《朝日新闻》论说委员船桥洋一的过程,有如幕末志士(土反)本龙马初见胜海舟的惊奇。他主张探讨海洋的问题,必须拥有像海一样宽广的胸襟,也就是以合作取代对抗,让分享创造双赢。而我何其幸运地在日本第三次开国的社会氛围中躬逢其盛,

多年后,我回想拜会《朝日新闻》论说委员船桥洋一的过程,有如幕末志士(土反)本龙马初见胜海舟的惊奇。他主张探讨海洋的问题,必须拥有像海一样宽广的胸襟,也就是以合作取代对抗,让分享创造双赢。而我何其幸运地在日本第三次开国的社会氛围中躬逢其盛,开始体验、感受及记录一个新时代、新世局的来临。

从那须搭往东京的新干线,火车刚驶离月台边,我就开始惆怅,夜色沉沉,思念绵绵,疾行的铁道上乘载着感伤的心情。虽然旅行已近尾声,但回忆却不断涌现,瑞宜和佐藤在札票口驻足,向月台上的我挥手送别,宛如在脑海里定格的影像,清晰如一幅恆久的画作。

曾几何时,离别的月台已成了我最深刻的日本记忆,无论是和好友的离别、重逢,或者是独自旅行的过程,月台总是默默地见证我的人生离情。多年后,我在仓本聪的《来自北国》(富良野三部曲之一)看见熟悉的动人画面,明了月台与生命的紧密关係,原来人生有数不清的悲欢离合在此上演,而我们却始终不察,或者似有若无地感受过,只有随着年岁渐长,才知道那是从小读朱自清的〈背影〉就深藏其中的生命密码。

瑞宜是我以前的报社同事,也是台中同乡,她与在《下野新闻》任职的佐藤结婚,两个人在◆木县过着神仙眷侣般的生活。佐藤从东京的庆应义塾大学毕业后,就立志在乡下地方跑新闻,瑞宜因为我的推荐参加台湾记者协会,在一次代表记协出席国际会议的场合中,与天性乐观的佐藤相识、相恋,进而共结连理,谱出了一段美好的台日联姻。

〉〉台日岛国的交会

某种程度来说,我算是瑞宜和佐藤的媒人,她远嫁东洋之初,如多数异国婚姻,有一段辛苦的适应期。那时我正好在东京研修,特地跑去宇都宫看他们,听一对新人聊起台湾和日本的生活习惯、文化差异,好不羡慕。但甜蜜的背后总有不为外人知的辛酸,譬如那时瑞宜要拿日本驾照,却在报考过程中备受刁难,心情经常荡在谷底。从上山下海的地方记者变成凡事都得仰赖先生的家庭主妇,如果不是佐藤的温柔陪伴,平抚生活中的挫折,坚强如瑞宜这样的台湾女子,其实也会有脆弱的一面。

我认识一些日本朋友,他们的另一半都是台湾女性,有大学教授,也有在外务省工作,而他们对台湾的好感,除了爱屋及乌之外,也有部分原因是来自岛屿之间的亲善感,以致于彼此吸引。但不尽然都是宝岛女孩嫁日本人,台湾男娶樱花妹的例子也所在多有,一位在政府部门任职的驻外朋友,他和日本老婆就是在留美期间结识,后来因为职务调动的缘故,他们也曾在台北、东京两地跑。

异国婚姻不只需要勇气,也需要更多的尊重、包容及体谅。因为在他们背后的家族、亲友和人际网络,甚至整个社会环境、生活习性、文化价值,无非都是一个冲突和融合的过程。我从周遭台日朋友的婚姻找到一些理解与领悟,那是属于两个岛国之间千丝万缕的纠结,像是见证了台湾与日本两种海洋文化的交会,也接续了电影《海角七号》中那一段令人感动的爱情故事,从而催促我去回溯自己成长过程中的生命记忆,并且尝试以媒体人的角度观察、解读乃至诠释当代日本的政治发展、社会变迁及文化内涵。

〉〉外公的武士刀

我最初的日本记忆来自一把武士刀,那是世代务农的外公放在储藏室里的日据古物,旁边还有一把用来练武防身的木刀。然而,随着年代久远,武士刀早已生锈缺角,不堪使用,有如废铁般被弃置在农舍角落。在童年记忆中,每次回三合院的外婆家,总是偷偷拿出来把玩,想像自己是浪迹天涯、剑术高强的武士,模仿《暴坊将军》、《水户黄门》等时代剧中打击贪腐特权的侠义角色。

那也是我和外公的记忆连结。日本殖民统治时代,外公在乡公所任职,村里头贫困的农家,为了私藏一点刚收成的米粮,不想让日本巡查发现,经常得躲躲藏藏,而他则是一个宅心仁厚的掩护者。战后,国民政府大力推行「国语运动」,乡下地方不仅多文盲而且台语、日语夹杂,知识水準相对较高的外公,因此成了村内写信、看公文的请益对象,太阳下山后,村里有专门为农民开设的夜间私塾,外公自然当起教「国语」的老师。至于武士刀、木刀,则是外公在晒穀场教人打拳头的兵器之一,印象中还有农用的加长型镰刀、柴刀、爪耙和双节棍。

责任编辑:admin

上一篇:毒虫掳鸽 保育大冠鹫也不放过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