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航行 出行

银行

我们的时代-我们挚爱的岛屿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9-04-11
摘要:他们在风雨中前行。 在兰屿美丽的环海公路上,来自岛上六个部落的达悟族人,男的女的,年老的年轻的──许多国中高中生都来了,走向岛上的恶灵居住之处:台湾唯一的核废料贮存

他们在风雨中前行。

在兰屿美丽的环海公路上,来自岛上六个部落的达悟族人,男的女的,年老的年轻的──许多国中高中生都来了,走向岛上的恶灵居住之处:台湾唯一的核废料贮存场。

在「兰屿贮存场」的广场前,宣传车上的演讲者用达悟语和国语表达他们的愤怒,达悟老人们坚毅而愤怒地喊着口号,布条上写着「反核为了我们后代的幸福」、「三十年,我们受够了」;他们展示受辐射汙染的芋头和马铃薯,焚烧象徵辐射外洩人工核种铯一三七钴六○的象徵纸箱。

这确实是一条漫长的路,一条走了二十多年的艰苦之路。

早在一九七四年,行政院原委会决定将放射性核废场地点选在兰屿,这个只有两千人达悟人居住的美丽之岛。他们欺骗达悟人说未来运输核废料的港口是军港,说核废贮存场是鱼罐头工厂。一九八二年,贮存场完成,至今整整三十年。

一九八七年底,达悟青年郭建平等四人在兰屿机场发动反核的第一场抗争:「抗议兰屿乡民代表接受原委会出资安排的日本核电安全宣传之旅」,开启了兰屿反核运动之路的序幕。一九八八年二月二十日,解严后半年,兰屿达悟族人第一次举行「二二○反核废驱逐恶灵」游行。此后开启一波又一波的抗争,为了求生存的抗争,为了达悟人是否被灭族的抗争。

着名的达悟族作家夏曼?蓝波安的诗作:「生番这是你们的早餐/男人吃钴六○女人吃铯一三七/孩子们的早餐──灭绝」。的确,达悟们人与核废料共存了三十年,身处于辐射外洩的威胁之中。二○○五年,兰屿贮存场鏽蚀核废料桶检装重整,被民众发现核废料桶严重鏽蚀,散落成水泥块和灰砂。去年中研院研究团队发现兰屿的土壤、海洋都有铯一三七、钴六○污染:铯一三七是核能原料铀二三五连锁反应后的高放射性元素,但台电与原能会却一再强调运送到兰屿贮存场的是低放射性废弃物。

兰屿的核废问题本质是汉族压迫原住民最恶劣的缩影:中华民国政府把最危险的物质放到这个小岛,侵佔原住民传统领域、欺骗族人、用钱收买,然后完全不尊重原住民自治权。

达悟人要求立即迁离核废料,经济部却说一切安全,不用担心。然而,达悟人曾要求台电对兰屿全岛居民进行健康检查,但台电在过去四年却只有对一六六位居民代表接受全身剂测。兰屿部落文化基金会在去年底正式发公文要求「纳入部落民众共同参与核辐射影响环境水土、生物生态、身心健康之全面监测与常态检查」,经济部也明文拒绝居民参与。

达悟居民也在公文要求「中华民国政府立即向达悟人道歉,并与达悟族代表展开治理与赔偿之对等协商」,经济部的回覆却是已经给你们很多钱了。但真的不需要一个道歉吗?在威权时代,国民党完全不尊重住民意见,甚至是用欺骗的方式,擅自决定将核废料放置于兰屿,这在如今这个时代当然是不能被接受。因此,给达悟人一个道歉,重新实行程序正义,亦即这次抗争提出的「重启谈判」,不正是台湾转型正义的最重要实践吗?

重启谈判的前提是双方的位置。部落基金会执行长斛古在接受我採访时说,中华民国政府是以行政体制的最末梢单位,乡公所,来做为达悟人的最高行政机构:「一个民族,一个完整的达悟民族,却被踩在中华民国行政体制脚下。」

因此,兰屿的核废料问题不只是环境的抗争,更是达悟人的民族自治问题。他们希望中华民国政府能与达悟人之间进行一次岛与岛的对话,根据联合国原住民族权利宣言承认其主权,并与达悟民族代表签署「达悟民族岛屿治理协定」。这个民族自治才能处理现在与核废料相关的许多问题。例如现在回馈金是拨给乡公所来处理,但族人们希望回馈金能直接汇入达悟民族信託基金,由族人自主管理、共同决定如何运用。而土地是否签约给台电,是由乡公所成立的「兰屿乡原住民保留地土地权利审查委员会」来决定。这些都是在既有体制下的游戏,是完全没有原住民自治的概念;正如斛古所说:「民族的命运,不是乡长说了算。」

责任编辑:admin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我见我思-道德也能行销